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13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0 or 1000

-----正文-----

空荡荡的楼道,让人牙酸的的门轴声在虚空中吱呀作响,声控灯忽亮,又在堪比扰民的一声巨响后归于平静。

两只旧帆布鞋翻着污黑的鞋底,外套背包撒了一地,一声闷响,展禹宁被拽着头发一路拖拽,最后狠狠摔在了浴室墙上。脑袋磕到墙壁,肩膀又无意间碰到软管,于是花洒从支架跳了楼,照着他的额头砸了下来。

咚地一声,发闷的眩晕感不由分说地袭来。

重物砸下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闭上眼睛,展禹宁也是,他靠着墙壁,感受疼痛如同水波一圈圈地从中标地蔓延开,靠着墙慢慢地滑到了地上。

呼吸滚烫,冰冷却如同钻入骨髓,从肩膀到膝盖到脚踝,四面八方都在呼号透风。自那次手术室前签署病危通知书后,他就再也没有高烧过。这几年猛一扎血都不会流,现在竟然因为一个发烧就难受到浑身无力。

谢云暄又变成了那副陌生模样,居高临下地睥睨他,忽然弯腰捡起了花洒,对准展禹宁,毫不犹豫地拧开了水龙头——没来得及调节的凉水悉数浇在了他身上,水流在轻轻颤抖的身体里打了个滚,顺着他的裤子淌了一滩,淋湿的衬衫报复性地贴着他的皮肤,如胶水般地粘着他又扒开他,拼命往外透着肉色,糜烂又暧昧。

沁凉的水珠浸润头皮,从发丝之间洋洋洒洒地滑落,削减了几分高热的模糊,适应了之后竟有几分安慰。展禹宁缩着肩膀,忽然有了一个了不得的想法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建议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收藏网址:www.dingdian007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