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64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自转

-----正文-----

从有记忆开始,谢云暄就习惯于看人眼色,如果不能敏锐感知到某些危险来临的瞬间,他可能根本活不到能充当谢昀晞的工具人的年纪。更别提三年的监牢生活,只有在短暂的时间内对对方形成基本判断,才能少吃点苦头。

谢云暄第一眼就知道李承哲绝非表面那么纯良。

察言观色的能力李承哲不逞多让。他太精明了,眼光毒辣。在谢云暄落座的一瞬时,李承哲就仅凭才几分钟的接触开口和他套近乎了:

“你看着年纪不大,才二十来岁吧,还在念书?”李承哲笑了笑,将咖啡向谢云暄那边推了推说:“我记得他现在在做中学老师,曾经是你的老师吗?”

哪有学生能找到老师的旧情人面上去,谢云暄知道他想问什么。上次被杨一鸣问及,谢云暄很自然地就和盘托出了。但他自己心里清楚,他们的关系说出去只会给展禹宁留下话柄。

横眉冷竖,谢云暄不客气地戳穿道:

“有什么话就直说。”

“...是我冒犯了,你别紧张。”

李承哲的笑就像是焊死在了脸上,他收放自如地将双手交叠在桌上:“既然大家时间都紧张,那我先开门见山:你想知道的我可以回答你,但希望今天你来一趟就到此为止。”

还没开口就下逐客令,谢云暄反而笑道:“你说了算?”

“以纪少慈的性格,就算你们真的见到了,他也不会多说的。”李承哲莞尔,“他不喜欢和没必要的人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多费口舌。”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建议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收藏网址:www.dingdian007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