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79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无解命题

-----正文-----

左手边的手机屏幕常亮,显示正在拨号的界面,然而漫长的拨号声后只有对方手机已关机的提示音。香烟在指缝中兀自燃烧,留下了一条长长的灰烬。背后有细微的猫叫声传来,展禹宁呆了一呆,看着宝宝拢着尾巴从客厅踱步过来,才想起掐灭烟头,打开窗户通风。

饶是以前他也抽的少,哪怕是压力最大的时候,因为连那一点烟钱他都要紧巴巴地省下来。那时候的生活看不到尽头,妹妹要考大学要钱,妈妈的透析和排异药要钱,偏瘫的父亲养着吃饭也要钱。展禹宁什么也不敢花,还要腾一份出来给展婉宁攒着,希望她以后能脱离这个家。他不抽烟,却偶尔会从口袋里找到妹妹塞的糖。摸到时会眼前一烫,可到底眼泪也不会掉下来,因为没时间感伤他就又要去忙了。

或许是长期身体的疲倦和情绪的逼压,展禹宁模糊之中也意识自己的精神也出了问题。他控制不了和妹妹说话时发作的脾气,性情古怪又极端,尤其是自杀的那天晚上。不过积累的情绪在短暂地倾倒后反而回到了平衡,只是展婉宁心有余悸,曾委婉地劝过他去看看医生。

展禹宁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

那时母亲刚过世,经济压力才小了一点,展禹宁说什么也不肯再把这笔钱再投进一场漫无前路的治疗。更何况谁都清楚,这种状态根本没有彻底根治的手段,大多数服用的药物不过是把人的脑子弄得呆呆钝钝。所以展禹宁只对妹妹说自己不过是心情不好,没什么看医生的必要——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建议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收藏网址:www.dingdian007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