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声声慢16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

-----正文-----

江竹茫然地注视着指尖,心里的爱恨好像都被一起挖去,遗留下空茫大洞。

他嘴唇微动,似是想喊阮淮舟的名字,但也分不清这沾在嘴上的名字究竟是哪一个了。

接下来要怎么办?江竹茫然地想。上次他把御史中丞勒死在床头后,就一直待在房里盯着他的尸体看了一晚上,等着被三法司带走。

江竹不敢再看多阮淮舟一眼,他颤抖着直起身,近乎是摔着下榻。

好像有什么绊了江竹一下,紧接着金石相撞的声音又把江竹吓得一个激灵。

江竹仓皇回头,才看清落在地上的是一把出鞘的匕首——阮淮舟刚刚一直把它拿在手上。

江竹双膝一软,跌坐到地上。无论是阮淮舟后来卸了力度的手,还是这一直抓着的匕首,如果阮淮舟有心阻挠,江竹第一时间就会被扎个透心凉。

他想起当初他想方设法赶周淮离开,少年搂着他的腰,倔强地表示就要跟他在一起,哪都不去什么都不怕。又掰扯了几句,少年还要斩钉截铁地表示命都能给他。

江竹扶着墙,跌跌撞撞地往外走,他当时只道是年轻人妄谈生死。

直到到了院子,江竹发现根本不知道能去哪。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,在他心里他从来没有想过阮淮舟真会被他杀死,也没想过任何离开阮淮舟后要怎么办。

难道回湘沅吗?但那里已经没有他的家人了。举目四望,天地茫茫却无一去所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建议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收藏网址:www.dingdian007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