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197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.

-----正文-----

谢澄哭的时候,我模模糊糊想起一个问题:他过去送我的那枚据说是寒山门至宝的铃铛,我放到哪里去了?我有点想问他,之前替我收拾遗物那会儿有没有看见,又觉得这话讲出来不太合适。

就这犹豫的片刻功夫,我的掌心已经快盛不下他的眼泪了。

“当时……是谁替我收的尸?”

我还是问道:“英娘吗?”

“算了。”我很快又说,“这个不重要。”

黑压压的天际下水雾弥漫,目及之处都已成了被浸湿的画卷上那鸦青色的一团,无非是这里深那处浅的区别,而太过执着于一滴雨的轨迹,或许会让目晕眼花的自己在这片暴雨中跟着失去容身之地。

我仍让谢澄抱着,我怕此刻将他推开,他就要在这卷水墨画上化开了。

那个铃铛到底放哪里了,我竟然怎么都想不起来。

“……你一直都是,一个人在外面吗?”

听到这句问话,我迟疑了一下,说:“最开始是,后来有小娟陪着我。”

“小娟……”

他好像笑了,那个肩膀抖动的意思应该是在笑。

“她对你好吗?”

“还行。”

“是吗,还行……那也挺好的。”谢澄高挺的鼻梁在我腿缝里轻轻磨了磨,他重复道,“也挺好的。”

我说:“你呢,这段时间你是怎么过的?”

谢澄默了很久,他抱在我腰间的双臂不知不觉缠得更紧了,都不像是他没力气要枕在我腿上,而是他在拼了命把我往他怀里扣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dingdian007.com

(>人<;)